MintyNote 薄荷香(请勿连赞!

是天国厂激推desu

看到p2模版的第一联想 大概是大理寺众人团建出游(……什么弱智剧情

花花的脸故意画得更像美少女 是为了增添喜剧效果以及衬托出他吃到冰激凌的激动情绪(?

另外基本上每个人都安排在感觉合适的位置上了(点头(满意离去

事苦逼美术牲 大多数痛苦经历由个人真实事件改编(

总之后来王七在他生日那天送了一块橡皮做礼物 神奇的是竟然从没弄丢过完整地用完了

实在是把握不好神态……我不说没人认得出来是谁 所以还是不污染tag好了😟

反复琢磨动画

没记错的话 漫画里的崔倍一开始就在大理寺 并没有那样惊艳的出场 王七来把他就走的画面也就没有被作为一个重点

但是动画中把乌云神教事件改为了他的出场 王七救人的部分也给了好长时间的镜头 给观众印象巨深刻 也用仅有的镜头很深刻地体现出了二人极佳的相性

妈呀……这改得好磕一百万倍(漫画原作也很好磕!没有在拉踩的意思orz)要说动画制作组里没有谁萌他俩的话真的很难相信🤤

(低质分析碎碎念就不打tag了

虽然但是蛮神奇的

上午一边在画室画素描一边在脑各种现pa苦逼美术生小崔(都是些铅笔摔断啊水桶打翻啊撕胶带把纸撕坏啊什么的迫害内容 全都是自身经历改编XD

下午就真的发生了各种倒霉的事情 这里就不细讲了 讲出来又要丢人

只能说大理寺因果律核武器不是白叫的_(:」∠)_

(看了看之前画了一半的铜仁图 觉得还是别再画了为妙

太tm丢人了

大理寺的漫画刚好漏看了几章 然后去rc老师那里提了非常愚蠢的问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_(´ཀ`」 ∠)_

(扛起火箭连夜逃离地球

【崔倍×王七】风寒

诚邀大家来看我这对命中注定的产品🥰🥰🥰

入世:

是谁才入大理寺的坑


哦是瓦塔西




关于命格与制命格之人的故事,日常小甜~




01.


又是一年季秋,来势汹汹的秋老虎刚过去,天便一天凉似一天的,几场雨过后彻底消了暑气,早晚的小风都有了彻骨的意味。




王七站在院子里打了个长长的哈欠,随后冷得直跺脚,哆哆嗦嗦地吹着冷风。


“呦,王七,你这小身板怎么挨得了冻啊,到时候染上风寒别传染给少卿大人。”孙豹石头一样的拳头落在王七肩上,王七满脸哀怨地转过头去。


“没办法。春困秋乏,早上不冻一冻一会儿工作起来又得面门照着桌子砸下去不成,要被少卿大人见着了扣我几个月俸禄呢!”王七又狠狠吸了几口冷气,实在捱不住才搓着膀子一跳一跳钻回大堂。




冷风,提神效果一流。王七感觉俩眼眶都冻住了似的合拢不上,加之自己的工位本就在门口,出来进去的风总是往衣服里头钻。通体寒凉的,别说睡意了,就是想要专心录事都做不下去了。




“王七,你坐我这里吧。”耳边忽然传来个没什么平仄起伏的低沉声音,王七抬眼,直对上崔倍黑黢黢两只眸子。


“哇啊啊啊!!拜托下次说话离我远点啊喂!!”王七撑着头无奈地喘两口气,却才发现崔倍已经无声无息挪到自己这边了。


崔倍的位子靠着里头的过道,虽说不上多暖和,但也比在门跟前好许多。


“不碍事儿不碍事儿,”王七摆了摆手,“我坐这儿不打紧。过两天老家那边就有人给我送暖炉和厚衣服的,倒是你,”王七食指点上崔倍的脑门,一脸无奈,“你这病殃殃的身子骨比我还不如,到时你生病了可没人心疼你!”说着便要赶人,崔倍也不再多言,提溜了坐垫回到自己的位置。




王七撑着脸看着专心画着海捕文书上通缉像的崔倍,心里不知怎的热乎起来,连带着冷彻四肢百骸的感觉也消散了不少。




放心吧,小爷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病了的。




02.


“腻可忘鸡这是甚么地界了?”阿里巴巴无语地看着眼前病恹恹的王七,扶额说,“这可是长安,邪门滴很呢!在窝老家,这就叫赖自东方滴伸秘力量!”




“是是是,对对对。”王七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声。他这两天是狂了,都要忘记长安一直以来的大忌,千万不要夸口自己身体好,不然第二天倒下的可就是自己。长安地界邪,无凭无据却也总是应验,让个无神论者王七又气又恼。不过,自己这两天确实也太放肆了些,衣服还穿着夏末那几套薄衫,顶多再加个外衬,又在风口办公,自己不倒才奇怪呢。


可…带病办公也太难受了!脑袋晕乎乎的只想睡觉,可头痛的又没办法安稳地睡觉。算一算自己的年假休的差不多了,这下再请假怕是要扣俸禄了。


唉,自己何时也活成了为着一点碎银糟蹋身体的大唐社畜了?想当年自己还是小少爷的时候……




“王七,喝茶。”眼前递过来一盏冒着热气的香茗,王七勉强着从一大堆案卷里抬起头,崔倍一脸真诚地候在桌子对面。王七低头,眼下的茶盏中碧绿的茶汁,其上点缀着几多浮动的桂子花,泛着清香。


“唔,谢了。”王七端起茶盏轻吹了吹,浅酌了一小口,滚热的茶汁顺着喉咙落入肚中,一下全身都暖了起来。


“还有,管理户籍的大人说从你老家到这里最快也要两三天。所以……这氅借你两天,等新衣服到了再还我。”说着,便将一身叠好的外氅置于几案上,转身走了。


王七盯着那背影,愣愣地有些出神。他记得这氅。崔倍刚来大理寺应聘时,穷的一无所有,和陈拾差不了多少,可能还要更惨一些,凭借着一手绝佳的丹青才留在了大理寺。初时,崔倍只一身官服从春穿到夏从夏穿到冬,休沐日里也穿着官服,官服洗的都有些泛白。王七实在看不过眼,这平日里被同僚排挤,私下里也孤来孤往的穷小子,一身官服怎么挨得过京城的数九寒冬。


“走走走,小爷我知道一家顶好的冬衣店,你那冬天可穿不得。”王七半劝半拖地好容易把人拽了出去,到了店里他一眼就瞧上了那件大氅。


“这位爷可太有眼光了,这是小店新设计的款式。呦,瞧瞧,这位爷穿上可真是玉树临风啊~”王七倚在一旁观瞧。通身雪白的大氅,衬得清瘦的崔某人添了俊逸。那身忧郁的气质,配上这氅简直如画中走出来的仙人,似要马上驾鹤入画。


“得了,就这件吧!”那店里的小娘子喜气洋洋地包起大氅,对着崔倍说了个天价的数字,崔倍脸上浮起窘迫的神色。眼见着他这样,王七咬咬牙,排出自己攒了许久的俸禄,心说本就是自己带他来的,便买下了这氅。


回大理寺的路上,王七还对着自己的银子肉疼,却听崔倍声音影儿似的飘过来:“王兄,这衣裳的钱,崔某一定会还清的。”


诶呦,慢慢还吧您这穷小子。


王七心说。熟料崔倍说到做到,每个月定期还一笔钱,还了大半年竟然还清了。虽说只是还本钱,但王七也不好意思要利息,眼见着崔倍更努力地加班工资省吃俭用,肉眼可见瘦了一大圈,王七不知怎的生出些愧疚来,老嫌工餐清汤寡水的不养人,常请欠自己债的崔倍上酒楼。




于是……自己怎么好像花出去更多银两了?




等王七反应过来的时候,两人间似乎也生出些超过同僚的感情了。






“喂,骗你的小乌云!”王七叫住转身离开的崔倍,“我怎么可能没有御寒的衣物啊榆木脑袋,而且现在还没入冬,这氅怎么穿的住啊!”崔倍听着自己被数落了一顿,倒也并不生气似的,安静地抱着大氅回去了。




王七捧着茶杯,茶香温热,似乎流淌进了心怀。




03.


“看,小爷我不是好了嘛,看你们操心的!”


王七命是真硬,风寒也不几日就好了,胃口比以前是更好了。眼前同僚盯着他吃空的盘子满脸黑线。


蔡叔做的饭都是定量的啊给你丫吃了我们吃什么?再说了我们都知道你命硬,才不担心你呢,你瞧瞧你生病的时候,不就那谁谁最关心你了?陈拾,孙豹,卢大人一干人把目光齐刷刷投向崔倍。


那你倒是管管他,别让他再吃了啊!






嘿,人道是春困秋乏。吃饱了肚子更容易犯困。王七捡了个空溜到后院的亭子里摸鱼。虽然天是冷了点风是紧了点,但到底安静舒坦。




“王七,在这儿睡小心又害病。”


“无碍无碍。”王七闭着眼睛答应着来人。来人在他身侧坐下,王七这才挑眼看看来人,和那沉香般的眸撞了个正着。


“我说你啊,我只是普通的风寒而已,怎么你紧张成那样?前几日我怕传染你们,在外头租了间客房住,大晚上老觉得有什么人看我,深更半夜的我去门口一看,怎么着?”王七撑起半个身子笑吟吟看着崔倍,崔倍别过脸去,一瞥之间王七看到那人烧红的脸,“我看到崔主簿站在我门外睡着了。你那黑眼圈怕不是那两日熬的?”


王七有意逗弄一下主簿大人,却见主簿大人攥紧了搁在腿上的拳又慢慢舒开。




“我姨娘她……就是死于风寒。”冷不防,崔倍这样说道,王七听后愣住,在主簿的声音里他听出些不同寻常的意味来。


“小时候,姨娘总陪我玩耍,我对姨娘甚至比对娘还亲。姨娘当时也是染了风寒,最初谁也不在意,可后来却越来越厉,姨娘每日咳得虚脱,整个人脱了形,才知她害了痨病,没熬过冬天就走了……”


崔倍静静地叙述着,一向无波澜的声音终于有了起伏。




原来背后竟有这样的故事……




“对不起,崔倍。”王七坐起身,轻轻拍拍崔倍的肩膀,“让你担心了。以后小爷我呢会多多注意的,天寒了就记得添衣,暑热呢就记得消暑,不让自己害病,不让主簿大人担心!”




说着,王七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舒开腰肢,扭头对崔倍道:“崔大人,咱们进去吧,这里凉,可要地方风寒。”语毕便大步流星迈向堂中。




遥遥处,崔倍望着那个身影,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,好看的弧度。




04.


崔倍刚进都城时,浑身脏污的不像话。一路上又是遭劫又是遇虎,到底是完好无损进了京城。路过玄都观时,门口扫撒的一个老道忽然嘚的一声喝住他,拧着剑眉严肃地说:“小伙子,我已有五十多年未曾见过你这样的命格了!”崔倍回头,略略施礼,淡淡回答:“在下知道。我本就命中带煞,如今已是孤身一人在京城飘荡。”


老道皱着眉头指上算卦,半晌后抬起头:“天煞孤星的命格啊……不过,老朽倒是有一法子可解这命格,只是这中还有缘分二字,究竟能不能寻到这人,就看你造化了。”




“愿大师指点迷津。”




“你瞧见那巍峨建筑没有?去那大理寺中寻解你命格之人。”




崔倍望着遥遥处红顶翠檐的建筑,心中尚是一片迷茫。






两年后。




崔倍出外办事,再次路过玄都观时,那老道似是料定他会来,鹤发须眉,满脸慈爱。




“小兄弟,别来无恙啊。”




“别来无恙,大师。”




那道人捋了捋胡须笑道:“天煞周围竟有天罡,小兄弟,看来你已寻到了命定之人。”




“我想……是的。”




那唯一克我命格之人,我寻到了。




end.





忽然想到遂来发碎碎念

平时大家磕西皮上头时一般会有“请务必结婚”“你们赶紧给我上床”这样子的激动发言 

但是我磕的西皮都更像是灵魂至交 我完全无法想象他们像真正的xql一样甜言蜜语 或者是doi 一想象到那种画面就浑身发麻(啥啊

总而言之他们不适合结婚也不适合doi 导致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发病文学在主页理发店(遗憾离场

王七和崔倍你们真的……

我要受不了了!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友情啊!!!果然比起那种腻乎乎的小情侣我还是喜欢这种相互救赎的好朋友……尤其是平时打打闹闹到了关键时刻又会发现对方其实很重要什么的……啊!!!!

😭😭😭大家快去炫大理寺外传!!太踏马香了!!“但使残年吃饱饭,只愿无事常相见”什么的 都给我炫!狠狠炫!!(怒吼(无差别攻击(随机抓住倒霉路人塞一嘴大理寺外传

我产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太香了!!!!!!🤤

omg

我的意思是那种乍一看是单向救赎 但是仔细思索过后发现是双向救赎什么的 也太好磕了😭😭😭(cb/cp向都可 分情况)

我家产品貌似都是这种🤤